留学趣事儿多 · 随笔

章1住:各种坑人的学校“宿舍”(上)

每逢每年9月开学季,新闻里就会报道各位家长是如何不辞辛苦,帮孩子收拾行李打包,送孩子来学校报到,还在宿舍里亲自为孩子铺床铺被,临走前一个劲儿地嘱咐孩子要好好学习,照顾好自己,担心地恨不得跟孩子一起住宿舍。

对于我们这些80后的独生子女,没有亲兄弟姐妹,从小到大只和父母生活在一起,整天听父母不厌其烦地唠叨,这种长期捆绑式的生活压得我们喘不上气,我们好想尽早离开这个牢笼。上大学,仿佛成了唯一能够打开精神枷锁的金钥匙,释放我们的心灵。从此,我们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,内心也变得豁然开朗。

曾经上初中的时候,我有一个英语家教,她是一名在校大学生。每次帮我补习完功课,她就给我聊聊闲玩,讲一些大学里的搞笑故事。有一次,她说到她们的宿舍楼里的女生很无厘头。比如,有些女生喜欢在宿舍门上会贴着特色门牌来展现自己的个性:大四学姐因为资历最老,就把宿舍起名为“慈宁宫”,象征着在整栋楼里的威望。爱美的女生就会把宿舍起名为“美少女战士”;吃货们就会在门口贴上“御膳房”;天天巴不得找男朋友的花痴妹子就大言不惭地贴上“春香楼”;而那些喜欢独处的女生就会把宿舍命名为“广寒宫”。我就好奇地问:“你们宿舍叫啥?”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由于我们宿舍全是胖妹子,大家想狠下心减肥,所以就起名为‘杀猪菜’”。我听完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每次听完她吐槽宿舍里的那些搞笑的事儿,我就想快快考上大学,认识新的朋友,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美好故事。不料,计划不如变化快。高考后,父母决定将我送出国留学。额。。心里的美好幻想就像泡沫一样“噗呲”一下子破灭了。

那时,我才意识到其实我人生中的很多事儿都轮不到我做主。

中介宿舍“逃生记”

2007年那会儿,出国留学还不像现在那么普遍。大部分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和家长都没有出国的经验,也不懂上网查(其实是懒)。家长们为了图个省心,就直接把钱交给留学中介,享受他们提供的一条龙服务:申请学校,培训面签,英语培训,安排住处,订机票,接机服务全部替我们搞定。

留学中介主要帮我申请了西雅图社区大学,就跟国内的大专差不多。相对名牌大学而言,社区大学录取门槛低,学费比大学便宜得多,而且都是小班上课,可以很好地帮助我们这些新来的小留学生学习语言,尽快适应美国的生活。另外,社区大学一般都是两年制。两年后,我们可以申请名牌大学,继续再学两年,就可以拿到学士学位证了。这样“2+2”形式的上学方式在美国很普遍。说得那么好听,不就是专接本嘛。。。

出国留学可不是一件小事儿,父母那叫一个不放心啊。学校方面的问题他们倒不怎么担心,他们主要担心我在美国住哪儿,一个人要怎么生活。其实,我那时就觉得他们纯属瞎操心。俗话说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嘛,操心也没用。

等我的学校录取通知书和留学签证搞定,就到了安排住处的环节。中介又开始跟大家介绍说:“西雅图的社区大学里一般不提供学生宿舍。依照美国的法律规定,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一定要有监护人负责看管。所以,未成年的留学生一般都找当地的寄宿家庭住,这样有大人照顾吃住,家长们也放心。过了18岁,就可以选择自己住,我们公司在西雅图也提供学生宿舍可以供你们选择。”

当时我刚满18岁,我觉得住别人家不自在,还给人家添麻烦,自己住的话更自由舒服,所以就坚决选择自己住。父母并没有反对,反而也觉得我自己住更好。随后我就被中介安排住在他们的宿舍。

一出西雅图Tacoma机场,房东John就开车接我去传说中的中介宿舍。一路上,我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,一边好奇宿舍会是什么样子。是那种像公寓大楼一样的宿舍吗?宿舍里有学姐吗?几个人一间宿舍?是睡上下铺嘛?有和我同校的同学吗?宿舍的伙食好吃吗?宿舍离学校远吗?

当车停在了宿舍门口的街道旁,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与其说是宿舍,不如说是一栋独立的House(小别墅). House的外观就跟美剧里的差不多,呈“盒”字形,门前有一小片草坪。House分为两层,屋内的玄关处分别连着上下两排楼梯,一排通往二楼,一排通往一楼。屋里的装潢风格也和国内大不一样,国内的屋子里一般都是铺木地板或瓷砖,而这栋House里除了厨房和卫生间是铺的瓷砖以外,其他的卧室和客厅,包括楼梯走廊都是铺的毛绒绒的米白色地毯。

c101

“请问进屋用脱鞋子嘛?” 我站在门口不知道如何下脚了。。

“不用,你直接穿鞋进去就好了。”

“这样不怕把地毯弄脏嘛?”

“不怕的。你不用担心。”

我放完行李,就好奇地四处走动观望,想熟悉一下居住的环境。House的一楼有三间大小差不多的单人卧室,一间带淋浴的卫生间,一台洗衣机和烘干机。二楼的面积就比一楼大得多。楼上有5间单人卧室,其中一间内设独立卫生间的豪华主卧是房东住的,主卧对面一排则是4间独立的卧室。其中靠走廊右侧的两间卧室比较宽敞,但靠左侧的两间卧室则非常窄小,小到只能容下一张小书桌和一张单人床。两间小卧室对面是一间宽敞的卫生间。卧室外就是宽敞的大客厅,厅里摆着一台木质的长饭桌和几把成套的椅子,客厅连着厨房。很明显,楼上比楼下采光好,看着就很明亮。

我被安排住在二楼的一间比较宽敞的单人卧室,好庆幸不是住在旁边的小卧室,否则住着得多憋屈啊!房间里摆设很简洁,左侧靠墙摆着一张单人床,房间正中间是两扇侧拉式大窗户,靠着窗下就是一张长方形的写字台,桌上左侧角落处摆着一盏简易的台灯,椅子也是很普通的滑轮椅子。写字台的右侧则是一个嵌入式衣柜,外面有一扇大拉门,衣柜里面的上端镶着一根又直又长的铁杆用来挂衣服。剩下的空间可以用来放行李箱。虽然这和我想象中的宿舍不一样,但我非常满意这间卧室。平时一个人呆惯了,要是突然和不认识的小伙伴同住一间卧室,我还有些不知所措,害怕两个人生活习惯或者性格不同处不来。这下好了,一个人住,就完全没有那么多顾虑了。

c102

住进去的前两三天,整栋house里就只住着我和另一个男生昭哥,还有房东。过了几天,我从外面回来发现宿舍里多了好多陌生的面孔。原来,有5个来自上海的新伙伴搬了进来,4个男生和一个女生。我本以为那个女生会住在我旁边,但貌似我又异想天开了。那个女生和其中的两个男生被安排住在一楼,剩下的两个男生则住在二楼剩下的两个小单间。这样,楼上就只有我一个女生,剩下的全是男生。

也许是出于女生的本能,和一群不认识的男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我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以及被孤立的感觉。其实这些男生并不是坏人,也不可怕,他们也从来没真正排挤过我。而是出于保护自己,我有意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,不想和他们牵扯在一起。大部分时间,我要不就是出去走走,要不就是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,反正很少和他们见面。

刚开始,那些男生们表现得还挺有教养,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很有礼貌,公共区域的卫生也保持的比较整洁。可惜好景不长,没过多久,他们那些令人汗颜的不良习惯开始逐渐暴露。

为什么人们都说时间久了就能看清一个人?时间就像卸妆水,总会毫无保留地还原你真实的一面,毕竟人不可能装一辈子,该暴露的时候总会暴露的。

虽说邋遢是很多男生普遍的生活习惯,不过他们的邋遢等级可以算是骨灰级的了。他们的房间我就不说什么了,脏点儿乱点儿也不关我的事儿。但公共区域也被他们祸祸得一塌糊涂。卫生间里的便池都黄了,恶心的橘黄色尿液也溅得满地都是。我就不明白他们活了快20年了,怎么连最基本的撒个尿都瞄不准呢?!每次他们洗完澡出来,地上也全是水印,被拖鞋踩得到处都是泥印子,洗手台和镜子上也到处都是水渍和牙膏渍,那场面简直是不堪入目啊。每次我去卫生间都是要鼓足1000%的勇气,速战速决,生怕被里面的生化武器杀死。尽管房东跟他们说了好多遍要及时清理厕所,但那帮懒汉们才不听那一套呢,依旧我行我素。为了减少去厕所的频率,我只好晚上尽量少喝水。

c103

自从他们住进来,客厅也是360度大变样。原先洁白干净的地毯被他们踩得到处都是黑黑的鞋印,在餐桌周围还滴满了黏黏的油渍和干干扁扁的饭渣子。厨房就更不用说了,脏碗筷全部堆在水槽中,水槽堆满了,就堆在切菜的案台上。只有他们需要用的时候,才会提出来用水冲一冲,继续盛饭吃。为了和他们的碗筷区分开,我特地买了自己的专用碗筷,吃完了就洗干净,放回自己的卧室。看到这么脏乱差的环境,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嘛。白天我就尽量不在家,眼不见心不烦。毕竟他们这群男生压根儿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。

房间脏乱就忍了,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睡不好觉!这帮男生都是夜猫子,晚上通宵打游戏,打兴奋的时候还大声地骂几句街,有时候还哈哈大笑,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爷们似得。宿舍隔音这么差,就算我关上门,还是会被门外野兽般的嚎叫声折磨得在床上翻来覆去,根本睡不着。你说找房东解决?呵呵,告诉你房东已经被他们洗脑,跟他们一伙了!30多岁了都没个大人样儿,天天不干正经事儿,晚上就知道跟这帮十七八的崽子们一起High。。

开学后,我才知道中介宿舍的地理位置真是够偏的。宿舍离吵闹的中国城比较近,但偏偏建在了黑人区。每次在车站看到公交车驶来,车里从头到尾黑压压一片,就跟拉了一车煤炭似得那么壮观。晚上的时候,要是车里没开灯,根本不知道车里有人。那些上海人都是在市中心的中央社区大学读书,学校离家不远,做车20分钟直达。而我是在西雅图北边的社区大学读书,路程很远,中途还要转车,单程就要将近50分钟。每天我都要起大早,简单洗漱一下,根本顾不上吃早饭,就匆匆地去赶车,生怕错过车上学迟到。

上课时结实了不少一起留学的女生,其中有些还在国内读了一年的大学,然后选择来美国读书的。有时,我就忍不住跟她们吐槽我的悲惨经历,好羡慕她们能够和女生住一起。谁知,有个学姐居然一脸无奈地说:“其实大学宿舍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。睡的床都是硬板床,睡觉时稍稍移动就咯吱咯吱地响。和舍友们一起生活也很麻烦。性格合得来的还好,合不来的话一年到头也说不上几句话,大家好死不相往来。你以为女生就干净整洁么?错错错!女生邋遢起来更可怕!我们宿舍有个来自乡下的舍友,她的生活习惯就特别不好。比如,她上厕所不论大号还是小号,一律不冲。内衣内裤也不经常洗,就堆在床下,不仅不雅观,关键那味道简直让人窒息。这姐们平时也不爱洗澡,怕浪费肥皂和洗发水,半个月才洗一次头一次澡,衣服只有那几件来回换着穿,脏衣服也是放很久才洗一次。整个宿舍都弥漫着她那‘芬芳的香味’。舍友们平时除了睡觉时会宿舍,其余时间都是在外面避难,然后一大早起来就出门疯狂地吸氧。别看这样,我们还说不得。她个性太强,只要我们一让她注意卫生,她就说我们城里人看不起她们乡下人,你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”我听完也是醉了。。。看来邋遢不分男女啊。。

就这样我忍了一个学期,早知道会是这样,我宁愿去住寄宿家庭。学期末,我实在受够了这种痛苦的生活,就跟房东提出要搬走。无论父母怎么劝,我都不听,坚决要搬出来,否则在这样下去我的精神真的会崩溃。房东一听我要搬家,就拿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签的的合同,然后跟我说由于我没有住满一年,搬出去就算违约,要交一个月的房租当违约金。我一听那个气啊!奶奶个卷卷的!老娘住在这么差的环境还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呢!还好意思找我要违约金!最后我说不过房东,也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,就只好交了违约金,赶快搬出这个是非之地。

c104

后来,我很幸运被同校好心的柴阿姨介绍住进了她的邻居家。家里有两位老人,朱爷爷和毛奶奶。他们很爱干净,屋子收拾得非常整洁,一尘不染。他们还特地给我收拾了一楼的卧室,卧室旁边宽敞的独立卫生间也归我个人使用。寄宿家庭离学校很近,坐车20分钟直达,这样我早上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。毛奶奶是四川人,每天都变着花样地做地道的川菜,饭菜太香了,我每次都要再添一碗饭,刚住半年就长了10斤。搬到了这个新家庭,我顿时感觉自己从地狱一下子来到了天堂!总算可以过一个正常人该过的生活了!就这样,我一直住到社区大学毕业。要不是转到大学,我根本不舍得搬!

下一篇:各种坑人的大学“宿舍”(中)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章1住:各种坑人的学校“宿舍”(上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